• 15年宠物技术服务经验
  • 课程专业推荐就业
  • 服务落地师资强大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名师风采 > 李忠伟:北京凌晨1点没有鼾声,上海44天想砸窗户
咨询我们(周一至周日8:00-21:30)
在线预约

李忠伟:北京凌晨1点没有鼾声,上海44天想砸窗户

发布时间:2022-04-29 来源:派多格宠物美容师培训学校 作者:管理员 点击:1287次
校园生活环境

本期头条人物:派多格连锁创始人、apa亚宠会理事——李忠伟

2013年的春天,北京:

一位行业前辈煞有介事地要介绍一个人给我认识。我非社交型人,很多时候的积极回应出于礼节,简单说,装的。前辈老江湖,看出我虚伪,追加一句:这人的脑子啊,忒特么聪明,粘上毛儿比猴精!我笑得十分端庄。对方补一句:如果行业里有人弄出个“安利”,非他莫属。我的表情应该是真实的了,一副八卦嘴脸。但那场活动,“比猴精”并未出现,我心中难免有几分失落。前辈乃颇有阅历和城府之人,向来不轻易评价,能用这么褒贬难明的词儿形容一个人,看来真是非等闲之辈。虽未曾谋面,我却记下两个名字:派多格和李忠伟。

后来是怎么和他认识,又如何变得熟络,我都不记得了,反正我从来没有把他当成一个“大咖”对待。也是去见识过他的产业,见识过“派多格”培训的招生能力,那一屋子满满当当的学员,是很多专业培训学校红着眼羡慕又咬碎牙怨怼的。可能是那些形容词的印象刻得有点儿深,在我看来,他获得的一切都和“洗脑”有关。李忠伟是一个超级健谈的人,思维敏捷,逻辑清晰,表达精准还极具煽动性;他团队的人几乎都对他流露过崇拜,被他打过“鸡血”的也被他发过“宝马”……照他自己的话说,创业时的每一秒,他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挣钱。带着一帮兄弟,“杀”进宠物行业。旁人围观看到了什么,如何解读评价其实不重要,他们自己明白,不管哪种套路,只要真刀真枪地拼,就能拼出个地盘。李忠伟说:创业哪有云淡风轻,谁不是血海捞骨头?那时候的凌晨一点,是听不到他们鼾声的,因为都熬鹰似的在干活。

2022年的春天,上海:

从澳洲回国的李忠伟,在上海被隔离了44天。期间我在微信里调侃了他几回,问他是不是蹲在汽油桶里漂回来的,海上GPS管不管用诸如此类幸灾乐祸的玩笑,他也似乎习惯了在我揶揄之后做些无谓的“反抗”,然后就“呵呵呵呵”笑得很憨厚也很干燥。直到有一天,他“咆哮”着说自己快憋疯了,我才正经地怼问:不是已经在墨尔本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了吗,所以为什么要回来?

他说,兄弟们在等着他,其中好几位是创业时就并肩的,虽然不少已成了区域的头儿,但他还是他们的主心骨,抛不下的。李忠伟“咆哮”的原因是得知嘉定校区的6位同事被困在园区,物资短缺,已经发展到去旁边菜地偷菜吃的境遇,可当他想发动资源把这几位弄出来时,他们却说“不能走,还有猫狗要照顾”。无论“派多格”给了他多少成就,都不敌这帮人勾着他回来的心思,就是那种蹲汽油桶也得漂回来的魔怔。李忠伟说:一个员工背后就是一个家庭,抛不下的。当上海小柯基被当街打死的新闻出来,隔离在酒店里的李忠伟暴躁了,他抄起椅子差点砸了窗户。嘉定区一位了解李忠伟脾气的老员工想发动资源把他从酒店“偷运”出来。我问:“偷运”过去干嘛,一起偷菜吗?李忠伟没有“呵呵”:他们说至少我可以和他们待在一起,一个人憋着太容易出事儿……

这次采访,严格来说,更像老朋友之间的聊天;也是我认识他快十年时,第一次比较正经的谈话,他没谈什么创业史,更没有卖弄成功学;原本做好要拆解他“PUA”话术的我,因诧异他想砸窗户的举动,与他展开了一段有关人文主义的交流。最后,他总结:我觉得行业真正的属性,应该是尊重生命的心。这句话从一个曾被我定义为满身铜臭的人嘴里说出来,是我没想到的。所以,我跟他说了“比猴精”的那个梗;他也回忆了一下,居然是同一个前辈,在跟他介绍我时戏谑:“如果中国还会出一个武则天,非她莫属”。“误会”解开,我觉得他更像一个愤青型的哲人;他也发现其实我就是一个怂货。

1块破肥皂&8个学员&1块难吃的披萨:

聊起宠物,李忠伟特别理直气壮:我就是个崇洋媚外的人!他选宠物行业,纯属生意,对猫狗也没有特别的情感,赚钱嘛,你只要足够“勇敢”,一旦投入情感,这个“勇敢”就会变得柔软。尤其是在有了对比之后,聪明如斯,就有了被“伤害”后的割裂。李忠伟带着生意头脑去拜访新西兰一个宠物肥皂品牌的创始人。创始人是一对夫妇,没有孩子,养了很多马,他们在像呵护孩子一般照顾马的过程里,研发了一款适合动物皮毛的手工肥皂,起初只是为了给自家的马洗澡,慢慢形成了生意。得知李忠伟想把产品引进中国,他们饶有兴趣地开始跟他讲述这块肥皂的故事。起初,李忠伟内心是拒绝的,“一块破肥皂有什么好讲的”是他的OS,他更想了解成本利润、自己能赚多少。几个小时之后,他被一块手工肥皂的匠心征服了,OS变成:有情怀的生意人,给人的感觉太舒服了。

2015年,他带着为“派多格”邀请一位犬行为外教的目的,来到当地一家很有名气的训犬学校。学校其实就是坐落在郊区的一个大House,偏僻而空旷;训练师是一位资历很深的老头儿,50多岁,半辈子都在和狗打交道。李忠伟以膜拜的口吻与老师攀谈,当得知他上半年的学员人数是8位时,老人家很满意的笑容,与李忠伟惊掉下巴的表情,在同一个情境里,天壤之别。出于礼貌,他没有立刻告辞,把话题转到老外训练师的日常生活,老头儿热情地邀请他一起去他的另一个工作场所。经过20分钟的车程,他们来到一家流浪犬收养中心,那里的场景完全颠覆了李忠伟对“救助机构”的认知,干净的环境,快乐的狗子,一切有条不紊,一切自然生动,工作人员眼里没有悲伤,只有对一份职业的认真和满眼的宠溺。老头儿定期来这里帮助狗狗做行为纠正。李忠伟问他收入如何,老头儿表现得有些诧异,他说这是他的职责和义务,他和那些小家伙待在一起很快乐,它们需要他。

这一次,李忠伟明白,有些人对动物的爱与尊重是拓在基因里的。还是在澳洲,他认识了一款高端宠物浴液的研发人,一位名叫Melanie的宠物美容师。他们之间有了一些生意往来,但合作第二年,就发不出货了,因为Melanie得了癌症。李忠伟去看望时,她刚做完手术,静卧在床,身边躺着4只狗,紧紧地围着她。他们随意地聊着天,狗狗安静地守着主人,Melanie一边撸着狗,一边讲述自己是如何为了家里得皮肤病的狗,研发了浴液的配方,聊着聊着就到了吃饭时间,Melanie的老公端上他亲手做的披萨。李忠伟对我说:你不知道那披萨有多难吃!可他也说,那是他吃过的,最幸福的披萨。

5000万秒和三岁的狗:

因为必须站在商业角度上考量,所以,李忠伟在澳洲并没有找到长期合作的生意伙伴,但却因为在国外的见识和阅历,让他出现了某种人格分裂。走进自己的企业,他就是商人,在回头无岸的商海里裹上一层油腻一层市侩,应酬场上的酒杯里全是生意,让他真正酣畅淋漓的事不多。对不肯签“不吃狗肉,不虐狗”承诺的员工说一句“滚蛋!”算一个。独自一人坐在路边喝酒撸串时,逗一下摊主的狗,分它一块肉吃,算一个。油管上那个被狗狗治愈的自闭症儿童和狗抱在一起的画面,他看哭时,也算一个。李忠伟问我:以前我对猫狗没什么感觉的,这算干一行爱一行吧?

虽然,他也聊到对行业未来的看法,说到行业将迎来周期性的变化,无论资本层面,还是品牌方、渠道商领域,格局都会发生变化;异业降维入局;终端日趋稳定;存量市场依旧是刚需……作为一个“忒特么聪明”的人,他有对商业的敏锐度和洞察力,但他还是强调了宠物行业真正的属性,应该是尊重生命的心,是那种可以被拓进基因里,传承下去的,对每一个生命的爱。生意和生命,从此不再分裂。李忠伟入行17年,换算成秒,是5000万。

我想,如果这5000万是财富,那他人生的价值就停留在凌晨一点没有鼾声的那一秒。如果是从阅历里提炼的情怀,那他的心便从割裂里获得自由,去向比远方更远的地方,哪怕是蹲在汽油桶里,漂在海上,只要有信号,他都会给他的朋友发一张图片,一条信息:看,我的“麦昆”三岁了。

这一秒,是无价的。



在线咨询
QQ咨询
免费电话
预约报名
微信扫码
微信二维码
顶部